上古世纪 > 游戏资料 > 上古世纪人物传记 影之盟约者梅里萨拉里博拉

上古世纪人物传记 影之盟约者梅里萨拉里博拉

作者: 佚名  来源: 网络  发布时间: 2016-02-29 19:19:06

梅里萨拉里博拉象征着天赋暗杀,梅里萨拉里博拉拥有即死的全能被他的匕首刺中后连神也会当场毙命。

  梅里萨拉里博拉

  Melisara Livolla

  称谓:复仇者,影之盟约者,"红星"的主人。

  梅里萨拉憎恨着两个人。幼年时,她时常在地面画上那两个人的脸,然后又是用脚踩、又是用手戳、又是用铲子挖的,就像是要在自己的记忆上也刨下一个深坑。

  那两个人夺走了她的父亲、母亲和两个哥哥。大哥比她大13岁,二哥比她大7岁,他们将幼小的梅里萨拉视为自己的珍宝一般疼爱。谁要敢动他们的珍宝一根汗毛,他们会立即出现保护好妹妹,而被如此呵护着长大的梅里萨拉也深为自己的哥哥们感到骄傲。两位哥哥都早已开始从优秀的教师们那里接受系统化的军事教育,从小便以哥哥们为目标的梅里萨拉则不断地闹着也要学。被她缠得烦了,父亲便开始教她短剑术。

  美好的时光总是轻易流逝。身为将军的父亲曾深受国王信赖,但突然有一天,父亲竟被王室当作叛徒处死。府邸也马上被包围起来,士兵们杀死了将军府上的所有人,连无辜的下人也不放过。那一天,梅里萨拉被送到父亲的一位大臣朋友家作客,听闻噩耗的大臣夫人将梅里萨拉藏在了地下室,这才使她逃过一劫。两个月后,平安走出地下室的梅里萨拉并没有发现世界的改变。天空依然蔚蓝,大地依然翠绿,唯一不同的是,自己深爱的人全都消失了。

  尸体、遗物、坟墓……甚至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恍如身处梦境。幼小的梅里萨拉以为大家只是在跟她玩捉迷藏,于是四处寻找,还幻想着哥哥们会不会突然从某个角落里跳出来吓唬她。但她不知道的是,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能跟她玩耍的人,也不知道,那些消失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之后,她从亲切的大臣宅邸,被送到态度冷淡的商人家庭,过了不久,又被送到聚集了许多孩子的秘密庄园。离家越来越远了,梅里萨拉开始担心,父母和哥哥们会不会再也找不到自己。

  在这座庄园里,属于梅里萨拉的空间只有狭小四人房中那张双层床的角落里。她被给予的全部物品包括两张椅子,四件制服,一件外套和两双不太舒适的鞋子。一个被称为"教官"的男人对她说:

  "从现在开始你就叫萨拉。在我这里,你要忘掉以前的自己,才能获得全新的生命。收起玩耍与懒惰之心,这些只会成为你的绊脚石,让你的生命毫无存在价值。既然失去了能够分享幸福的亲人,就要不断地继续奔跑,直到你寻找到值得骄傲的人生时,你存在的意义将会再次出现。"

  梅里萨拉是这座庄园里年纪最小的,但日常事务却与其他人一样多。天不见亮就起床准备柴火,简单的早饭后又要投入到一整天繁重的训练中。耐力、短剑术、陷阱、圈套、毒术、体术……艰苦的训练反而使梅里萨拉渐渐执着于这样的生活。在她心中,鞭打与屈辱都成为了成长的饵食。

  繁重的训练使黑色制服一天之内会反复浸湿数次,夜幕降临时已精疲力竭,但回到宿舍还得将衣服洗净,坏掉的鞋子也必须在天亮前修好。终于可以休息时,不管床铺多么不舒适,头一沾枕头便会睡着,然后在清晨口哨声的催促下从噩梦里惊醒。这样的生活根本不会给她剩下一秒钟来怀念过去。

  挺过六年地狱式训练的梅里萨拉成为了优秀的军人,并也担当起了新学员的临时教官。她开始冷漠地执行当年自己的教官教给她的一切,将训练的严酷丝毫不作夸张地告诉给那些哭泣的孩子们。无法适应这种生活的学员会受到她严厉的训斥与鞭打,这是她曾经走过的路,再回首来看时,六年的时光恍若一梦,那些地狱般的日子现在回忆起来,也变得淡然无味了。

  当上临时教官后,梅里萨拉才得知自己第一任教官的名字——尤斯蒂努斯,与自己一样,他也在幼时便失去了所有至亲。那个时候知道了梅里萨拉与自己相似的身世,他便唯独对她更加严厉起来。

  尤斯蒂努斯比梅里萨拉大13岁,就像她的大哥一样。但大哥的脸却一天天在记忆中模糊起来,取而代之的则是尤斯蒂努斯。她不知这是自己的幻觉还是好不容易寻求到的心灵安慰,只是悄悄地将他的样子保留在了记忆中。

  后来,她终于接到了生平第一个任务。

  首次暗杀的目标并没有引起梅里萨拉的好奇,那个时候,她只因自己的能力受到肯定而欣喜,立即与另外六名刺客一同前往王都。久违数年后再次回到童年时代生活的地方,梅里萨拉眼中的王都已经完全变了个样。但事实上,王都的改变并不如梅里萨拉自己的改变来得大。她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是马上毫不犹豫地前往目标所在的角斗竞技场。

  执行暗杀的另有其人,没有实战经验的梅里萨拉只被分配了望风的任务。不过她却并不想轻易放弃这个难得的表现机会,或者说,她一直在默默地等待着时机的来临。

  角斗士的休息室外人无法轻易进入,不过还是柔弱少女模样的梅里萨拉却收买了卖花人,装作替父亲卖花的女儿混了进去。花朵与血腥的竞技场并不搭,但对于那些会在战前寻找心灵安慰的人来说,却非常愿意花高价买下象征胜利、幸运或平安的花朵。

  目标的休息室空着,看来他正在竞技场中进行决斗。梅里萨拉不想坐等时机溜走,于是只身前往通向观众席的小路。在阴暗走廊的出口处,雷雨一般的狂热叫喊传入了她的耳中。观众们正异口同声地喊着什么,梅里萨拉便躲在拐角处悄悄往竞技场内望去。

  这座雪白的建筑内正散发着不可思议的光茫,战斗已经结束,但梅里萨拉却因眼前意想不到的情景而睁大了眼。

  胜利的角斗士正骄傲地踩着手下败将的剑,位于他身后不远处的铁门此时却意外地打开了。出现在铁门后的是一头被激怒的黄牛,它正刨着蹄子喘着粗气,向眼前的人作出攻击的姿态。黄牛离角斗士只有三四步的距离,眼见这一幕险情的观众们都发出了悲鸣声。然而就在角斗士转过头的瞬间,观众席上有一位少年却猛地飞身跳到了黄牛背上。

  疯狂的黄牛想要抖落背上的人,它粗壮的身体如筛子般跳跃而起,就在那一瞬间的功夫,角斗士的身影闪电般移至它身边,将利剑准确地刺进黄牛腹部。疼痛刺激着黄牛剧烈地抖动着,牛背上的少年也因这动作而滚到地上。黄牛随即倒下,角斗士又迅速补了三剑,彻底夺取了黄牛的生命。可怕的意外在短短数十秒内演变成了一场精彩的表演,观众席在经历短暂的屏息之后,立即发出了轰天的欢呼声。

  但一直在暗处观察着他们的梅里萨拉却发现,这并非一场事前设计好的表演。角斗士脸上挂着猜疑与愤怒,满腔怒火地冲那个跳到牛背上的少年吼道:

  "你这家伙疯了吗?!"

  少年站起来,若无其事地拍拍身上的灰尘,然后抬起头。在看到少年的脸孔时,梅里萨拉心中顿时感受到了一阵异样。他即像是失散多年的兄弟一样亲近,却又如同血海深仇的敌人一般厌恶。这时,来到她身后的同伴对她低语道:"就是那家伙。"

  梅里萨拉恍惚地跟在他们身后离开观众席,回过神时,她已经来到了角斗士的休息室门口。角斗士正在里面训斥着少年,少年非但没有顶嘴,反而露出得意的微笑。一会儿功夫,角斗士放弃了说教,拉过椅子嘀咕着"不知天高地厚"。

  这时少年插嘴道:"说实话,我多少也帮了些忙吧?"

  "哼,要靠你来救我,那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

  "是,是,知道了。我才帮不上什么忙呢!"

  梅里萨拉提着花篮藏在门口偷听二人的谈话,看起来角斗士应该是少年的师父。现在并非暗杀的时机,她默默地等待着,思绪却不由自主地被引入了他们的话题中。

  "那牛到底是谁放的?即兴节目?要是出了问题,迈克尔负得起这个责吗?!"

  "看来明天下午的决斗,有人要变成尸体了。"

  "虽然我讨厌这样,不过阻止你的话又要生气了吧?"

  角斗士哼了一声以作回答,一小会儿的停顿后,少年咽了口唾沫试着说:"就算没帮到忙,不过我也满努力的吧?就不能给我点奖励吗?"

  "奖励?你还能缺什么东西?"

  "没缺什么东西……那个,陪我去趟水波河吧。"

  "去那干嘛?"

  少年迟疑了一下,然后不作声了。他越是不说话,角斗士的脸色就越不耐烦,刚想问河边是不是有尸体之类刹风景的话,少年便抢白道:"去钓鱼。"

  少年的话顿时让梅里萨拉想起了几乎消失在记忆中的童年时代。水波河边原本有一座自己家的避暑山庄,某一年在夏季来临前,哥哥们忍不住悄悄跑去钓鱼,结果被自己发现了。敌不过梅里萨拉的纠缠,哥哥们只好带着她一块去。那时钓鱼的记忆已经模糊,只记得夕阳落下后,全身浸湿的哥哥们点火取暖不成,便用唯一剩下的干毛毯将自己裹成球背了回去。年幼的梅里萨拉因劳累而很快陷入梦乡,但一路上在睡梦中,都能听见被晚春夜风冻僵的哥哥们咳嗽的声音。

  听到这话,角斗士惊讶地反问:"哈?要我跟你去钓鱼?"

  "……也不是非要钓鱼不可啦……"

  "那你到底要干嘛?"

  "唔……我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待一会儿,但又不喜欢一个人去……"

  "真是的,那种小孩子玩的地方怎么会安静!"

  少年不作声了,眼神却突然飘到了门口。藏在那里的梅里萨拉没料到会对上少年的眼神,那一刻紧张得几乎窒息。

  少年冲她说:"咦,以前没见过你呢。头一次来?大家都知道裴伽不会买花的。"

  梅里萨拉还没来得及回答,身后便有人走来对角斗士说:

  "裴伽先生,迈克尔先生想见你。"

  角斗士站起身跟那人走了,看来是要去讨个说法。被留下的少年失望地皱了皱鼻子,梅里萨拉知道,他正因自己的要求未得到答案而烦恼,苦于如何再找机会将此事向角斗士提起。

  独自陷入烦恼的少年没有在意来到面前的梅里萨拉,整齐的头发因低垂的头而滑落了几根到鼻尖。

  时机来了。梅里萨拉将手伸入花篮抓住藏在花束中的短刀,接下来只需用练习过无数次的动作把刀刺入少年的要害即可。如此一来,少年就去不了水波河,看不到父亲带着孩子在那里玩耍的情景,也不能与角斗士一起钓鱼了。

  就在此时,少年突然抬眼看向梅里萨拉,然后朝花篮伸出手。梅里萨拉因为这个变故而下意识地握紧住短刀,不过少年却只是从花篮中拿了朵花,然后在口袋里掏出枚刻着一只展翅极乐鸟的金币。

  看到金币的一瞬间,梅里萨拉突然被拖进记忆的深渊。热闹的竞技场中传来的呼喊声渐渐在耳中远去,顿时,她仿佛回到了最后见到家人的那天。

  王宫来人传唤了身为大将军的父亲,他一脸焦急地穿好正装。

  母亲再三检查着自己出门要用的行李,吩咐下人多放双鞋子。

  二哥一脸生气的样子,不过在看到自己时,又勉强露出了微笑。

  大哥抚摸着她的头,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金币让她收好,说:"好好玩去吧。

  黄昏时分,梅里萨拉在夕阳的残辉中向亲人们挥着手,然后随着下人们的簇拥离开了家。原以为第二天便可返回,谁知直到如今也没有再见到那个家。金币早就弄丢了,那时的她还不知道对于一个小女孩来说,这是多大的一笔财富。大哥为什么要给她金币,母亲为什么要吩咐多放双鞋,这些疑问在多年后的现在终于全部理解。

  "怎么不收下?"

  被少年的声音拉回现实,梅里萨拉对上了他的眼睛。竞技场快关门了,或许是同情没有卖出花的少女,即使没有必要,少年也打算买下这朵花。他根本就想不到,在娇艳的花丛下,竟藏着一把将要刺向他的匕首。

  梅里萨拉的手微微发抖,声音干涩地挤出回答:"我没这么多钱找你。"

  "没关系,不用找了。"

  "可是这根本不值一个金币啊!"

  少年皱了下鼻子,又翻了一遍口袋,里面金灿灿的全是金币。他微微一笑,将手中那枚金币放到花篮里。

  "拿着吧,早点回家,好好玩去吧。"

  拍了拍她的肩膀,少年起身跑了出去,但梅里萨拉却僵在原地无法动弹。六年了,这才想起家人们的相貌、大哥的声音和那枚弄丢的金币。少年的话使梅里萨的的思绪一片混乱,直到同伴找到她才回过神来。滑落入花束中的金币正好掉在了短刀上,看起来格外刺眼。

  回到训练所,梅里萨拉将金币缝在了被子的一角,这一次,再也不能弄丢了。见到尤斯蒂努斯后,她因任务失败而向自己的教官道歉,但尤斯蒂努斯却并没有因此而责备她,反而说对于原本只是担任望风任务的梅里萨拉来说,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随后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开了口:"之前你走时就想告诉你,不过担心任务出意外就没跟你说。"听出话中另有深意的梅里萨拉认真地凝视着他的眼睛,但接下来听到的事,却是她此后持续数百年苦恼的根源。

  "那个少年就是你的仇人——埃弗林王子伯利提莫斯,艾瑞缇娜的儿子。"

178上古世纪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