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世纪 > 游戏资料 > 上古世纪人物传记 世界封印守护者以诺Inoch

上古世纪人物传记 世界封印守护者以诺Inoch

作者: 冷杉与鹰  来源: 网络  发布时间: 2016-02-29 19:18:10

以诺是万神殿祭司,以诺的家族十分庞大,父亲尼弗兰的九个兄弟姐妹全都在一起生活。他是尼弗兰六个孩子中的长子,父亲和舅舅担任悉拉玛族的祭司长。

  以诺(Inoch),万神殿祭司,种族变革者,世界封印守护者。

  大陆中心最高的那道山脉名为悉拉玛,在古语里,这个名字意为白雪之门。悉拉玛山脉深处有一个被称为悉拉玛卡的古老王国,住在这里的悉拉玛人几乎从不离开王国,也不会有外界的人来到此地。悉拉玛卡因此成为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国度。

  悉拉玛人身材高大,体格强健,平均寿命超过两百岁。他们作为守护世界诞生地的神圣种族居住于此,执着于自己的使命也为此充满荣誉感。每个悉拉玛人即是祭司也是战士,大祭司长作为国家首领,拥有与其他国家的国王同等的权力。

  以诺的家族十分庞大,父亲尼弗兰的九个兄弟姐妹全都在一起生活。他是尼弗兰六个孩子中的长子,父亲和舅舅担任悉拉玛族的祭司长,祖父也是已隐退的大祭司长。以诺与父亲尼弗兰十分相似,不但信仰虔诚,对宗教典籍的研究也十分专注。再加上十五岁时便显露出特殊的"命名之力",使所有人都对他的未来充满期待。

  父亲尼弗兰十分喜爱以诺,写的东西会优先给他看,重要的决定会向他询问意见,无论去哪都带着这个令自己骄傲的儿子。大人们也十分珍惜懂事的以诺,身边的亲友对他赋予了全部的信任与依赖,并时刻指导着他的未来。这个庞大的家族就像以守护以诺为使命一般全心地爱着这个孩子,以诺便是在这种充满期待的温暖环境中长大。

  但这一切都只到他背上长出异物时为止。

  刚开始以为不过是个肿块,但这个奇异的肿块却不断长大,最后竟连衣服都无法穿下了。母亲担心他会因此变成驼背,但懂事的以诺却极力安慰母亲,找来布条将肿块死死缠紧,让这个异常的肿块看起来不那么显眼。但在数十日后的一个夜里,父亲尼弗兰强迫他解开布条,才发现那个奇异的肿块已经生出羽毛,变成了一对小小的翅膀。

  身为祭司长的尼弗兰以博学闻名,但就算是随时掌握着王国动态的他也对此事闻所未闻。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征兆,是吉是凶?想要得到答案,就必需在祭司长会议中请求为此取得预言。

  但如此一来,悉拉玛卡的所有人都将知道发生在以诺身上的奇异之事,若取得了不祥的预言又该如何是好?不安的母亲想把以诺藏起来,同样身为祭司长的舅舅觉得可以不用理会,曾但任大祭司长的祖父却只是无奈地摇头。

  以诺是尼弗兰最重视的儿子,家族的人也一直期盼他有光明的前途。可是现在为了隐藏还在继续变大的翅膀,难道要就这样将他关在家里,一生都如囚徒一般生活吗?不想让儿子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尼弗兰最后还是选择了将以诺送到祭司长会议去取得预言。会议按传统的方式抽签,中签者将成为允许取得预言之人,然而命运弄人,中签者竟是尼弗兰自己。

  祭司长们认为尼弗兰中签一事说不定也是神旨之一,便将取得预言的任务交给了他。于是尼弗兰静坐于圣树之下聆听神旨,三天后,他脸色苍白地来到祭司长会议,并道出了引起全族恐慌的预言:在悉拉玛卡的末日,一个长着翅膀的人将关上最后的门。

  所有人都因这个预言而惊诧,但最为震惊的却是以诺本人。预言中竟暗示着王国将会灭亡,而导致一切的人却是自己?!他死死抓着父亲述说自己的清白,悲伤地质问父亲为何要讲出这种没有根据的预言。然而早已泪如雨下的尼弗兰只是转过头,再没说出一句话。

  以诺被关进了神殿中的牢房,他整日不断拍打着房门大声求救,诉说着无人聆听的誓言,却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送来的食物也丝毫未动,每到寂静的黎明,神殿的人们便会听到这个无助的少年哭喊着捶门的声音。他不断地诅咒着自己的翅膀,愤怒地将羽毛扯落满地,但这一切仍旧无法改变他的命运。

  在一个依然无望的拂晓,精疲力竭地晕倒在满地羽毛中的以诺却被许久都未听到的人声叫醒。来者即不是父母,也不是送饭的看守,而是堂姐达里昂。

  "他们在商量着要吊死你!快逃吧!"

  听到这个可怕消息的以诺难以置信地摇着头问道:"父亲呢?"

  "到现在你还指望他?你忘了是谁说出那个害你要被杀掉的预言吗?!如果舅舅真的相信你、真的想救你的话,只要跟祭司长们撒个谎说出别的预言不就行了?快逃吧,没时间了!执行死刑的祭司马上就要来了!"

  以诺万万想不到,唯一会来救他的竟是只比自己大三四岁的堂姐。被冲动驱使的少女带着惊慌失措的以诺离开神殿逃往深山之中,事前没做任何逃亡准备的二人,在全力奔跑了一整天后只觉得饥寒交迫,到第二天才偶然在山中发现了一个能够容身的洞穴。他们终于可以停下来生火取暖,这几日的遭遇对于以诺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但此时无力地低垂于身后的翅膀并非梦境,亦非幻觉。隔着篝火看到以诺沮丧的样子,达里昂突然说道:

  "那个……把它砍掉吧?"

  说得虽然简单,但做起来却并不容易。达里昂拿出随身携带的配剑对准以诺的翅膀,然而紧握剑柄的双手却抖得厉害,终于下定决心挥下利刃,却只在翅膀上划了一道细小的血痕。失去了照料自己的亲人们,年幼的姐弟二人这才发现想要独立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能顺利逃出神殿着实幸运,但今后要怎样生活?二人应该去哪?眼前的一切都阴云满布。最可怕的是,那对充满恶毒诅咒的翅膀仍要时刻与以诺为伴。被孤独与绝望笼罩的姐弟二人随即因悲伤而痛哭失声。

  达里昂因忍受不住疲倦与悲伤的双重侵袭而陷入沉睡,但清醒的以诺却在仔细思考着这几日所发生的事。追捕自己的人很快就会找到他们,再这样下去不但自己会被杀死,还将连累到堂姐。

  悉拉玛卡位于大陆中心的重重山脉中,周围并没有与之相邻的国家。要到达那些书籍上记载的国度必须向南或向北行走数千里之遥。即使真能到达那里,他们是否能在新的国度生活下去也是个未知数。思来想去,二人终究只有回到悉拉玛卡一条路,但要想继续在那里生存下去,办法只有一个。

  翌日清晨,醒来的达里昂因眼前的惨状吓得惊叫起来。周围的地面满是未干的血迹,以诺晕倒在这片血迹中,身旁掉落着一支斩断的翅膀。

  当追捕者发现二人时,达里昂已经为以诺止血,并用唯一的毯子和自己的衣物将以诺受伤的后背包扎起来。她匍匐于地悲伤地祈祷着:母亲,请救救我们吧!为什么要让这种事降临在我们身上?我们还太小,无法获知母亲的旨意。如果无法拯救我们,就把我们带到母亲的世界去吧!

  人们把濒临死亡的以诺和失魂落魄的达里昂带回了神殿。重伤使以诺的处决被延期,但只要把他丢在那里不管,死神很快就会带走这个原本就会被处死的少年。即使恢复健康,他依然逃脱不了被处决的命运。然而没人忍心就这样看着他死去,祭司长会议也分为了处决与流放两个派别。

  在昏迷了数日后以诺才慢慢转醒。他挣扎着起身,伸手向后背摸去。数日前才拼命斩下翅膀的位置,再次隆起了包裹着新生翅膀的肿块。

  他无论如何也不明白,这种不幸的事为何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即使受到族人残酷而冷漠的对待,他至今也依然没有萌生要毁灭悉拉玛卡的想法,宁可被迫离开,也不会对自己所爱的家乡做任何不利的事。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足以毁灭国家的强大力量。

  从小以成为祭司长为目标的以诺通读所有宗教典籍,他突然想到经书中所写的一句话:"母亲曾说,每一件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都必然有其因缘。"如此说来,自己会长出翅膀,其中必然有母亲饱含深意的神旨。

  数日后,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从遥远的南方来了一位罕有的旅人,他告诉悉拉玛人,世界上拥有翅膀的并非只有以诺一人。

  每个种族中都会产生背上长有双翼之人,在世界之都德翡纳,生有双翼的孩子们被聚集到一起,他们担任着神官的职责,并形成一个叫做"阿斯特拉"的种族。阿斯特拉人虽然过着虔诚而清贫的生活,却与王族一样受到人们的尊敬。此事极大地撼动了祭司长会议,最终,他们同意了旅人想要将以诺带到德翡纳的要求。

  在等待着离去的日子里,以诺独自思考了许久,仿佛因此事而苍老了十岁。在他离开悉拉玛卡的那一天,只有刚刚恢复健康的达里昂前来为他送行。

  以诺对她露出了微笑:"姐姐,我相信我的命运自有母亲的旨意。"

  说完,他看向背后展开的单翼。

  "我的翅膀也是如此。"

  达里昂不舍地对以诺说:"你一定要记得回来看看。"

  以诺回答道:"我会的,因为是姐姐救了我啊。"

  以诺骑在旅人的驴背上,就这样孤独地离开了悉拉玛卡,前往世界之都德翡纳。单翼随着离去的步伐在他背后轻轻摇晃,阳光为它在地面上拉出长长的剪影,讽刺而悲哀。

  尼弗兰站在高耸的山颠目送他离去,直到以诺转过山脊,连影子也消失在视线中。他拿出祭司长会议为了裁决以诺而准备的短刀,将它埋在自己所立之处。

  "孩子,我会一直在这里等待,直到预言来临的那天。"

178上古世纪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