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世纪 > 游戏资料 > 上古世纪人物传记 冬杉之女琪普洛莎戴伊尔

上古世纪人物传记 冬杉之女琪普洛莎戴伊尔

作者: 佚名  来源: 网络  发布时间: 2016-02-28 11:16:00

琪普洛莎是神之庭院的看门人,担负着维持庭院与世界力量平衡的重任,掌管着生命象征,通过生命系能力治愈目标~

  琪普洛莎戴伊尔

  Kyprosa Daeior

  称谓:冬杉之女、最接近母神的人、神之庭院守门人。

  在严寒荒芜的戴伊尔高原上,有一座孤独高耸却散发着锐利光芒的城堡,它就是被人们称为"枪锋"的杉松城。

  这里的领主被人们称为"杉松之王"。事实上,杉松城并不具备能够独立为"王"的领土、财力与人口,仅仅是个效忠于北玛尔联邦的小城邦。但并没有任何人对这个称谓提出异议,因为这位杉松之王麾下的戴伊尔枪兵队的名声令杉松城闻名遐迩。

  前任"杉松之王"詹姆·戴伊尔战死时孩子们尚且年幼,他的遗孀罗西亚便接替了领主一职,意想不到的是,三个孩子长大成人后却都相继离她而去。杉松城从此失去了继承者,随着岁月流逝,罗西亚身边只剩下与前任杉松之王同名的孙子詹姆,和叫做琪普洛莎的孙女。

  琪普洛莎(cypress)的名字意为象征悲伤、死亡及痛苦的柏树,这个怪异而不祥的名字时常会引起人们的猜疑与私议,不知是否因为名字的原因,她的命运自出生起就伴随着不幸。母亲刚生下琪普洛莎不久便扔下她回了娘家,被人们称为疯子的父亲也在不久后离家出走。罗西亚也很讨厌这个不祥的孙女,就这样将她丢给在厨房干活的女佣养大。

  当失踪已久的父亲送回一个名为奥吉德娜的女婴时,罗西亚勃然大怒,让人将这个女婴丢到了森林里。想要找回妹妹的琪普洛莎独自在深夜里离开杉松城,却在中途迷了路。

  那是一个寒冷冬夜,点点星光在暴风雪的征兆中逐渐被阴云遮盖。在临近隆冬的时节,猎人们将搭在森林中的窝棚收了起来,沿途没有找到任何能够栖身之地。小路的尽头出现了一座高耸的悬崖,再这样下去不但救不了妹妹,琪普洛莎自己也会被冻死。

  已有些心灰意冷的琪普洛莎颓然地沿着悬崖走着,突然间,她在崖壁上发现了一条勉强能容一人通过的缝隙。想要躲避风雪的琪普洛莎从狭窄的入口挤了进去,当她摸索着在缝隙中行走时,周围却突然亮了起来,四处都散发着温暖的火光。难以置信的琪普洛莎揉揉自己的眼睛,却始终不敢确认这一切是否都是自己的幻觉。

  如坠幻境的琪普洛莎继续沿着缝隙走下去,来到洞窟深处一个由浅绿色大理石建造的圆形大厅中,火光正是从大厅墙壁上的灯座里发出。琪普洛莎好奇地在大厅中转了一圈,通过一道拱门进入走廊。走廊尽头出现了一间房间,令琪普洛莎惊讶的是,这个房间的模样竟与自己在杉松城内的卧室完全相同!不过,和自己的房间相比,这里的氛围却又完全迥异。壁炉中燃烧着温暖的火苗,熟悉的床上铺着柔软的鹅毛被,被子上还放着一条美丽的蓝天鹅绒裙子。

  琪普洛莎犹豫着伸手摸了摸裙子,此时突然传来的敲门声却吓得她急忙缩回手,就像是在偷东西时被捉个正着的小偷一样僵在了原地。她没有认出随后进入房间的男人,但那人看到琪普洛莎时却并未露出惊讶的表情,反而走过来坐到琪普洛莎身边,用温柔的大手抚摸柔的大手抚摸着她的头说:

  "怎么现在才回来,洛莎?这么冷的天你一个人去哪儿了?暴风雪就要来了,在森林里迷路了可怎么办?"

  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对自己如此温柔?

  琪普洛莎仔细打量着男人的脸,渐渐地,这张脸与杉松城内挂着的一幅画中的人重合了起来。那是兰德里大爷爷临终前找人所绘的最后一副肖像,琪普洛莎之前听说,血亲中有一个人与兰德里大爷爷拥有极为相似的容貌,那便是自己的父亲莱文。

  自己出生后不久便离家出走的父亲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虽然心中还藏着疑惑,但能看到如此亲切的父亲,此时的琪普洛莎觉得饱受寒风侵袭的身体顿时变得温暖了起来。父亲替她揉着僵硬的肩膀,看向床上放着的衣裙笑着说道:

  "这可是奶奶在针线室里精心为你赶制出来的裙子呢,先试试吧?"

  一向讨厌自己的罗西亚奶奶会替自己做衣服吗?虽然对此事感到奇怪,但从未穿过如此漂亮的裙子,琪普洛莎恍如身处梦境,生怕因为穿了裙子而梦醒,于是急忙摇摇头。如果真是梦,就让这个梦延续下去吧。

  之后,莱文牵着琪普洛莎的手下了楼。宽大手掌中的温度陌生而又温馨,琪普洛莎一路上紧紧地抓着父亲的手,几乎就要落下泪来。

  来到楼下,琪普洛莎再次因眼前的景象而震惊。既然能够见到父亲,那接下来会出现的人也可想而知。母亲看到下楼的父女俩,微笑着把琪普洛莎抱到自己的膝盖上,亲手替她重新扎好有些凌乱的头发。之后三人一起来到餐厅,餐桌前围坐着本该已经死去的希德瑞克叔叔和逃出杉松城的丹尼叔叔,连琪普洛莎出生前便已去世的爷爷也在。罗西亚奶奶让琪普洛莎坐到自己身边,带着笑意打量着穿上新衣服的孙女说:

  "我的小洛莎真漂亮!"

  这是杉松城里最热闹的一次晚餐了吧?父亲和希德瑞克叔叔正商量着明天出城狩猎,丹尼叔叔说了个傻乎乎的笑话,却遭到爷爷的训斥。他一脸苦相地冲琪普洛莎使眼色,机灵的琪普洛莎随即对爷爷说了些什么,便逗得爷爷哈哈大笑起来。

  开心的琪普洛莎心中却在疑惑着,自己真的的经历过如此美好的晚餐吗?如果记忆里那个冷漠孤寂的杉松城才是现实,那现在自己所处的便是与之相反的幻影之城。

  对,那是在父亲留下的日记中所书写的美好的地方。

  森林深处有一座幻影之城,城里发生的任何事皆与现实相反。爷爷并未战死,奶奶没有成为领主,父亲留在自己身边,希德瑞克叔叔也还活着……所有人都爱着琪普洛莎,在没有体味到爱的感觉以前,她从不会想要得到这些不属于她的东西。但幻影之城里的一切都是如此美好,让她再也不愿离开。

  就在此时,艾尔玛叔母抱着一个小女孩走进餐厅。希德瑞克叔叔迅速起身迎上去,叔母将怀里的孩子小心地移到他手中。希德瑞克叔叔笑着说:"吃饱了还闹呢,是想爸爸了吗?"

  希德瑞克叔叔还活着,艾尔玛叔母当然还会再生宝宝,这件事并不奇怪。但看着叔叔怀中的小女孩,琪普洛莎突然感觉到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但那究竟是什么呢……

  "……爸爸,奥吉德娜呢?"

  面对琪普洛莎突如其来的疑问,莱文缓缓侧头问道:

  "奥吉德娜是谁?"

  这句话似乎突然让她自幻境中清醒,温暖和睦的餐厅虽然令人留恋,但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琪普洛莎轻轻推开椅子站起身,独自朝门口走去。

  在父亲留下的日记中,琪普洛莎了解到父亲也曾想方设法寻找过这座幻影之城,甚至还独自研究着召唤幻影之城的方法。如今自己进入的这座幻影之城,是否就是当年父亲成功召唤出的呢?

  父亲曾到过这里吗?自己所见的这幅幸福的假象他也看到过吗?这个让自己憧憬的地方最终有没有留住他呢?他是否早已离去,又将去向哪里?

  琪普洛莎这才明了日记中父亲想要寻找幻影之城的急迫心情。杉松城里清冷而寂寞,罗西亚奶奶只执着于治理领地和壮大枪兵队,对年幼的自己毫不理睬。父亲还在的时候,也与自己有着同样的心情吧?但幻影之城里的虚像也毫无意义,真正的父亲并不存在于此,这便是他最后寻找到的答案吧。

  这只是一个为可怜的弱者准备的、美好却虚空的幻境。

  幻影之城里的父亲没有离开,也就不会遇到其他女人,更不会生下妹妹奥吉德娜。自己多在这里待上一分钟,现实世界里被丢在寒冷森林深处的奥吉德娜就会多一分死亡的危险。那是自己已经下定决心要寻找的至亲,虚假的幻象怎么可能让她就此违背誓言。

  幻影之城与真实的杉松城布局一模一样,只要照杉松城的出城路线走便能轻易离开,自己昨夜便是这样独自前往了森林。身后那温暖。身后那温暖的炉火仍在壁炉里摇曳吧?卧室床上那件漂亮的蓝色天鹅绒裙还会存在多久呢?城内会有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影之少女去穿上它吗?

  外面开始飘起雪花,森林也已染上银白。琪普洛莎尚未找到出路,然而冥冥之中仿佛有人引导一般,竟隐约听到了婴儿哭泣之声。哭声引起远处象征危险的狼嚎,前方的风雪中出现了一个似乎刚好能装下婴儿的篮子。

  琪普洛莎催促着自己早已冻僵的双腿加快步伐,杉树枝钩住了披风,积雪纷纷被带了下来,沉重地坠到地面。她扬起染上雪花的脸庞,不顾一切地朝那个篮子奔跑而去,同时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

  妹妹,一定要活下去。

178上古世纪微信公众号